欢迎来到池州市公安局网站!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

现在时间:

您所处的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艺走廊

【警廊漫笔】:细雨黄花八咏楼(吴萃伦)

发布时间:2018-01-05 新闻来源:宣传科 编辑:065256 点击率:

细雨黄花八咏楼

 

文人好登临凭吊,或挥墨或赋诗,于是有了楼因诗名、诗因楼名相得益彰的佳话。名气最大的当数王之涣与鹳雀楼、崔颢与黄鹤楼、范仲淹与岳阳楼和王勃与滕王阁。其实,要按诗作者在诗坛的地位影响以及诗作所承载的历史意蕴,不在所列举的四楼四诗四人之下,甚至之上的,应该有李清照与八咏楼了。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

六月三日,我专程从徽州赶往婺州,瞻仰心仪已久的八咏楼。细雨霏霏,雾锁婺江,我手撑雨伞独上诗楼。所谓独上,也许是来 得太早,整个楼只有我一位游客,管理人员也仅有一个名叫许丹的女士。八咏楼原名玄畅楼,由南朝东阳太守沈约所建,因沈登楼赋诗八首,开一代诗韵,故又名八咏楼。八咏楼地处金华市东南隅,集亭台楼阁于一体,坐北朝南,面对婺江。如逢晴好,登临楼台极目远眺,南山逶迤,双溪蜿蜒,白云蓝天。楼有三进,前堂有沈约半身雕塑以及相关史料介绍,中厅上方为郭沫若所题一代词人的匾额,厅正中是一座雪白的李清照全东游西记身塑像,白衣素绢,长身玉立,手持书卷,眸凝眉蹙,神情忧愤,怎一个愁字了得。塑像背景乃一屏风,屏风上正是李清照的八咏楼咏诗。塑像两侧摆放着一年蓬盆栽,正枝挑花茂,黄白相映。 一年蓬乃菊科,开于夏秋。李清照生前喜菊,有脍炙人口的黄 花句,也许正是菊花才能喻比主人的素雅高洁吧。 李清照通晓音律,工于散文,精于填词,乃婉约派正宗。自金兵入侵后,其饱受国破夫亡之痛,孑身漂泊,辗转流离。

我伫立于塑像前忽生冥想,上苍既然给炎黄子孙造就了屈原与《离骚》, 也必然要造就一个李清照与《漱玉词》,否则对不起女娲,有失公允。易安居士与屈大夫辞学之路、人生之路颇有相似之处,甚至所处的国情都很相近,命运多舛,磨难连连,超群脱俗,特立独行,盖愈穷则愈工,经世出华章。我敢说在中国古典史上,因为有了李 清照,才打破了在辞赋上须眉一统天下的局面。 李清照在词坛上的成就和地位自不待言,其人品、风骨也是令后人仰慕敬佩的,有两件事足以证明。李清照再婚张汝舟不久即发现张是一个绣花枕头,张真正的意图是想占有李与其亡夫赵明诚辛苦搜寻视为生命的金石文物。李看清了张的真面目,不甘凑合苟且,为能摆脱,毅然告发了张汝舟。虽然张最后被发配,但根据宋律,妻告夫属犯上,李也遭受了牢狱之灾。李的这种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抗争精神,不愧为真女子。也只有这样刚烈的女子,才能写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千古绝句。屈原在《国殇》中有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可见易安居士与屈大夫的心是相通的。李清照晚年孤寂凄苦,且又身缠诉讼,而与金华仅百公里之遥的杭州城里,权倾朝野的秦桧,是李的表姐夫(秦的夫人乃李舅父的女儿),但她不乞怜、不攀附,这份傲骨就是在今天看来,也是令人惊叹不已的。

许丹女士告诉我,距八咏楼仅一箭之地的太平天国侍王府,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而八咏楼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我甚感不平,文物文物,首先是它的文化价值,天国王府全国有多处,而八咏楼仅有一座,无论是人文价值还是影响,至少都应该不在侍王府之下。走下楼来,楼下是书画、古玩一条街,我重新撑起雨伞在巷弄里徜徉。据考证,李清照寓居金华时,就租住在八咏楼附近的一陈姓民宅里,与青灯黄卷相伴。细雨中我努力地寻觅着易安居士的足迹和身影,默想着,江河日下,暮色苍茫,居士独立江边,口中喃喃吟颂: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 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李清照用她的一生书写了凄清之美、愁绪之美,在词坛上矗立起一座丰碑。回望八咏楼,璀璨一片。

警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