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池州市公安局网站!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

现在时间:

您所处的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艺走廊

【警廊漫笔】:西南联大,教育的圣地(吴萃伦)

发布时间:2018-01-19 新闻来源:宣传科 编辑:065256 点击率:

西南联大,教育的圣地

 

二○一○年七月一日十一点半,飞机降落在春城,我平生第一 次踏上了云南的土地,瞻仰我心目中的圣地——西南联大。 事先从网上查知,西南联大旧址在云南师范大学校园内。

我从宾馆吧台打听,先到小西门再从那里转车。匆匆吃过中餐便偕夫人 撇开团队径自寻去。小西门乃昆明老城区,是多路公交车的中转站。我在人头攒动 的候车人群中寻找着可以问路的对象,发现站在路牌边的一位老者,举止儒雅,气度俊朗,便上前叩问:请问这位先生,到云南 师大转哪路车?老者反问我一句:你是到学校前门下还是后门下?”“噢,我是去看西南联大旧址的,西南联大旧址在师大校园 里吗?”“不错,这回他才认真地对我看了看,你是外地的?”“是的,是安徽的。”“你怎么想去看西南联大?那神情仿佛是老师在考问学生,我本能地作学生腔样回答道:西南联大,中国现代教育史上的一座丰碑。话音刚落,老者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就凭你这句话,走,我陪同你去,不瞒你说,我是这个学校的副校长, 刚退休。我惊喜地愣住了。车子到了,他抢先给我付了车费。我们一见如故,在车上相谈甚欢。他提到我们家乡的胡适、陈独秀以及徽文化,我斗胆应对了杨慎、缪云台、刀美兰、关肃霜、彝文化。事后得知,李老校长,名李槐,历史学博士、教授。有李老校长作陪,云南之行,足矣。

西南联大,全称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抗日战争爆发后,沦陷 区的大学纷纷随国民政府西迁昆明,由清华、北大和南开大学联合建校,蒋梦麟、梅贻琦和张伯苓三位校长联手治校。当时的联大几 乎囊括了全国的精英,汇集了一大批优秀专家学者。说他们是巨匠、大师乃至泰斗绝不为过。略举数名:梁思成、陈省身、陈寅恪、冯友兰、朱自清、钱穆、钱钟书、华罗庚、朱光潜、沈从文、胡适;学生辈的有杨振宁、李政道、邓稼先、汪曾祺、任继愈;后来从政 的有周培源、费孝通、宋平、彭佩云等。    

在李老校长的陪同下,我先瞻仰了西南联大纪念碑和李公朴先生公墓,接着我们来到西南联大仅存的一间教室。这所近于茅庐的 教室,简陋低矮。我敢说如今的一所乡镇小学也比它强十倍,然而就在这般恶劣艰苦的环境里,莘莘学子为民族、为祖国卧薪尝胆、凿光映雪,孜孜以求。多难兴校,多难兴邦呵。短短的九年,西南联大为中华民族造就了一代精英,无论是在人文科学还是在自然科学上都书写了极其辉煌的篇章,为国家、为人类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西南联大的精髓是什么?自由之思想,民主之精神。联大学生邹承鲁先生(李四光之婿,中国科学院院士)一篇怀念母校的文章堪称代表。西南联大办学之理念、治学之规范、敬业之精神为中国教育树立了一座丰碑,是中国教育永远的圣地。它留下的财富对当今的中国教育仍有着强烈的指导意义。正如梅贻琦校长所言: 所谓大学,非有大楼之谓也,乃有大师之谓也。联想到不久前我去杭州西泠印社,知道自启功后一段时间里社长空缺,难觅众望所归之人。难道钱学森之问真的成了无解之问? 李老校长带领我参观了西南联大纪念馆,这是由教育部出资筹建的。一个个大师的名字和照片在显示屏上闪过,我肃立仰视。东游西记与李老校长边参观边交谈,看得出来,老校长对西南联大十分尊崇执爱,也颇有研究。他的许多真知灼见令我受教非浅。李老校长坦言:云南师范大学拥有这一方宝地,得天独厚,有西南联大精神的感召,一定会建设成超一流的大学,培养出新一代的大师!由于同行的夫人还要赶去看大观楼,我与李老校长交换地址后,深深握别。

警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