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池州市公安局网站!您还未登录 【登录】【注册】

现在时间:

您所处的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艺走廊

【警廊漫笔】:王硕这个人(吴萃伦)

发布时间:2018-05-11 新闻来源:宣传科 编辑:065256 点击率:

王硕这个人

 

 

蛰伏已久的王朔终于耐不住寂寞又复出了。复出后的王朔,不改初衷,仍身扛炮筒、手持板斧,一路杀来。先是对着韩寒,接着又拿余秋雨开涮,他总是与先生过不去,不知道二人有什么过节。 略显沉闷的文坛,因为王朔的复出,又掀波澜,热闹了许多。

原以为久不见的王大嘴到深山去炼丹求术提升了功夫,这次再度出山定有个全新亮相,但从他复出后的两招来看,还是故技重演——先肯定后否定或先否定后肯定,即先假人言将所议对象推向极致,然后话锋一转,在字上做文章。王常用的句式是:大家都说某某某是伟人(坏人),不错,……但我要说……”。打个不恰当的比喻,王朔的手法犹如失控的电梯,缓上急下,缓下急上。 他要评某个伟人名人,先将这位伟人名人假人之口迎进神坛佛龛,捧至完美,然后再来个釜底抽薪,甚至抖落些轶闻绯闻作为辅料, 吸人眼球引起轰动。他要说某个丑类败类,也是先借人之言将其推至狗屎堆,再来个雾里寻花,放大些许亮点。最近他开涮余秋雨,先将一顶顶高帽往余头上戴,然后再以这高帽的标准往先生脸上点白,弄得先生哭笑不得。这种手法近如当年刘备对付曹操的伎俩。人有两面性,人无完人,褒也罢,贬也罢,扬也罢,抑也罢,全在你怎么看,各人所见,人嘴两块皮。由于有了王朔,往名人脸上抹黑,往宵小身上贴金,一度竟成时尚。

有个笑话,说是一位律师在法庭上睡着了,有人喊醒了他,他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反对。王朔就是文坛上这样的主儿。 他游走于各大艺坛剧场,只要有人鼓掌,他就喝倒彩,有人喝倒彩,他就鼓掌。只要场子里起了纠纷,他就心满意足,扬长而去,至于结果,他可是从来都不在乎的。他容不得平静安稳,见不得众望所 归、千夫所指,用坊间的话讲,他是个不省油的灯、刺头,搅棍儿。

不妨从网上摘取几条王朔代表性的言论看看。

王朔说:近代当代中国作家都不及格。王朔高坐云端,视 芸芸众生如粪土,语气狂大,鄙夷之情溢于言表。某不揣斗胆问一 句,先生的及格标准是什么?按照公众标准60分(百分制)及 格,如果你定100分及格,那是你王朔的标准,以你的标准定人不及格那是王朔你的自由,谁也没有干涉的权利。可惜你话语权有限, 不以你说了算。

王朔说:我批评的人人品都很可疑。”“人品可疑,这是 凭什么判断?可疑本身就是一种揣测推断,从哲理上讲,现实中的人、事、物,可能性是绝对的。你说你批评的人人品都很可疑, 那么你表扬的人人品可不可疑?你没有批评的人人品可不可疑? 这里可疑无非是暗示有问题,但可疑决不等同于有问题。可 以这样说,对任何一个你所不了解的人,你都可以说可疑。王朔说可疑也是他的自由,外人也无从干预。先设个伪命题,再批驳之, 亮出自己的观点,已成为当今论坛的时尚手法。 

你还不要说,王朔这种口无遮拦语不惊人死不休得罪人的 主儿,还真有人缘,还真有市场。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有一点不言自明,即他迎合了一些文人的文人相轻的阴暗心理。一些名人 大家碍于身份面子,有嫉妒的话只能闷在心里,不便明说,但王朔可没有那么多顾忌。只要王朔一说,一些名人大家们就可以随声附 和:你看看,有非议了吧,心理便慰贴了许多。

尽管这些年王朔被人骂得狗血喷头,但他依然能泰然处之、乐而观之。他可能自诩自己是唐·吉诃德,感觉一直良好。依我看, 王朔之角色就像戏台上的丑角,戏里有丑,这戏才演得有味,看得精彩,从这一点来说,我们应该感谢王朔。

恕我对王朔先生大不敬,谁让他是公众人物呢!

警营文化